betway必威官网 > 三农资讯 > 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创新引领服务三农经济,破解新型经营主体融资难

三农资讯

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创新引领服务三农经济,破解新型经营主体融资难

何雪峰 本报记者杨丹丹

人民网宿州4月27日电(胡磊)宿州市埇桥区灰古镇国家现代农业核心示范区内,家庭农场主何勇流转经营的895.3亩农田里,优质小麦良种繁殖和高产玉米如今长势旺盛,预计今年又是一个丰...

本报讯近日,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只要具备持续生产经营能力和良好的信用,无需抵押和担保就能从银行贷款,单户贷款额度最高可达100万元...

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始终坚持服务三农,积极探索“普惠金融”服务道路,全力发挥自己的产品资源优势,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为农民提供现代化的金融服务。家庭农场(专业大户)贷款、创业担保贴息贷款、扶贫小额信贷正是邮储银行践行普惠金融最直接的体现,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发展信贷业务,一直深耕“三农”金融领域,在产品、流程、制度等方面勇于创新,寻求业务突破。2017年以来,该行已投放贷款2.4亿元,为1200余户借款人提供资金支持,支持地方经济发展。

安徽省作为中国农村改革发源地,在金融支农的探索上走在前列、干在实处、勇立潮头。2015年7月,国家层面作出建立全国农业信贷担保体系战略部署后,安徽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于2015年12月28日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省级农业信贷担保公司,省财政连续3年注入资本金,目前实收资本27.8亿元。安徽农担公司成立以来,始终坚持在农业金融供给侧发力,紧紧围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积极探索创立了“接安徽地气、适江淮水土”的农业信贷担保模式——“劝耕贷”。

人民网宿州4月27日电(胡磊)宿州市埇桥区灰古镇国家现代农业核心示范区内,家庭农场主何勇流转经营的895.3亩农田里,优质小麦良种繁殖和高产玉米如今长势旺盛,预计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本报讯近日,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只要具备持续生产经营能力和良好的信用,无需抵押和担保就能从银行贷款,单户贷款额度最高可达100万元。

专属定制产品,担保方式创新

经过两年多的实践探索,截至2018年4月,已累计为8777户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小微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担保贷款40.04亿元,业务已在全省68个县落地。其中,近七成贷款主体是通过担保增信的方式首次在正规金融机构获取贷款,切实打通了金融资源流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最后一公里”。

何勇告诉人民网安徽频道,2012年6月,有志创业的他看好高效农业的发展前景,便来到这里创办家庭农场。和很多创业者一样,何勇为这片土地倾注了很多心血,但一个发展中的老大难问题一直困扰着何勇,那就是筹措发展资金。由于没有有效的抵押物,何勇很难从银行借到款。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包括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是农民群体中最活跃的创新主体、改革主体,但因缺乏有效抵押和担保,长期以来难以进入金融机构的信贷视野。为破解难题,今年3月,埇桥区政府、安徽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及相关银行共同推出农村信贷创新产品劝耕贷,旨在通过银、政、担抱团,解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这项信贷业务从项目初筛、信贷评审到发放贷款都需要政府、银行、担保三方全程参与。由于引入政府信用和公司担保,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愿意参与劝耕贷。

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立足县域特色,为粮食行业、畜牧业、水产养殖业等县域优势行业提供信贷专属产品-家庭农场(专业大户)贷款,在以“乡(镇)政府+种养植专业户+邮储银行”的发展模式下,不断推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同时在实践中,由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面临担保方式单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该行在省分行与省农业信贷担保公司的合作框架下,积极推广“劝耕贷”业务,将担保公司作为保证人,为新型主体的贷款提供担保,银行评估客户信用为其授信,担保公司与政府相关部门组合承担80%的风险责任,银行承担20%的风险责任。这一担保方式的再创新,组合了政银担各方力量,也为新型经营主体浇灌更有营养、更加丰富的金融“活水”。

金融改革“活水”来,农民融资难题解

“无奈之下,我开始通过借高利贷的方式维持农场的经营。”何勇说,刚开始创业时,经营收入不高,一年下来利润半成以上用于还高利贷利息,严重影响了农场的发展和他的创业信心。

目前,埇桥区已有首批44家农户和家庭农场获得劝耕贷,总额合计2575万元。灰古镇农民何勇最近从农业银行获得了50万元低息贷款,立即用于购置家庭农场的农机设备,按照现在的生产经营规模,他家4口人种地,每年可供应2000人的口粮。何勇告诉记者:过去从银行贷不到款,只能求助民间借贷。劝耕贷条件宽、额度高、放款快、利息低,真是农民的及时雨。据安徽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斌介绍,劝耕贷还建立了信用升级机制,对按期还款的农民开辟绿色通道,逐年提升贷款额度。

为更好地服务三农经济,该行将“劝耕贷”业务与县农委针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提供50%的贴息政策相结合,这一“组合拳”不仅推进了邮储银行涉农贷款业务的发展,更是为三农客户节省了将近30%的融资成本。“劝耕贷”业务推广后,该行迅速选定长集、曹庙、马店作为试点乡镇,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为20多户新型主体提供了544万元专项贷款。新的业务合作模式将该行服务实体经济推向新进程。

“过去由于没有有效抵押物和担保人,很难从银行借到贷款,严重影响了合作社的发展。现在有了‘劝耕贷’,给农民降下了‘及时雨’。”宿州市埇桥区解集乡种粮大户李伟说。

而眼前的何勇对自己的家庭农场发展表现出了极大的信心。他说:“农场能够有今天的发展形势,这都多亏了政府涉农部门和银行的大力支持,解决了我的资金难题。”2015年,在区农委和银行的协力帮助下,何勇用土地流转经营权证作抵押,从农行借到了50万元低息贷款,极大缓解了农场资金周转难题,同时利息支付也相对少了很多。

农业生产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多,放宽贷款准入条件后,如何防控贷款风险?劝耕贷实行政府和金融机构风险共管、风险共担的机制。埇桥区农委建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管理平台,对申请劝耕贷的农民,从家庭信息、管理水平、经营效益、社会信誉、借款用途等各方面进行审核。发放贷款后,还要定期走访和帮扶,提高借款农民的经营管理能力和偿债能力。对于持续经营能力较强但一时不能按期还款的借款人,金融机构可以运用信用接续方式,让其借新还旧;也可采取资产接管方式,动员其他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其资产进行接管,维持经营,清偿债务;此外,利用政府托管的形式,对出现自然灾害、人身意外事故的借款人给予土地托管经营,缓释信贷风险。在此基础上,埇桥区财政每年安排不少于500万元的资金,用于劝耕贷风险补偿和贷款贴息,进行风险兜底。

“一站式”流程,金融服务升级

近年来,李伟承包了6000亩土地,托管了1.2万亩土地,但周转资金始终是道难迈的坎。2016年初,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申请“劝耕贷”,没想到竟获得100万元低息贷款。他用这笔钱购买了3台大型收割机和两台大型拖拉机,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在年底如数还贷之后,2017年1月,他又申请了100万元“劝耕贷”,用这笔钱购买了一套大型烘干设备。

得到资金支持后,何勇放开手大干一场,终于在2015年底,他的农场实现年收入收入近200万元,其中纯收入达20余万元。

助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自2012年起致力于为下岗再就业、妇女创业、大学生创业等就业创业群体发放创业担保贷款(财政贴息),今年更是承担了霍邱县创业担保贷款近40%的发放任务,对此,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与县人社局、就业中心紧密合作,对接开通了创业担保贷款受理快捷新通道,为借款申请人提供“一站式”信贷服务,将整个业务流程由原来的一两个月缩减至两周,流程的优化,大大提升了服务效率,更快实现创业担保贷款的发放。2017该行信贷人员组建三个工作队,与各乡镇政府、人社所、村委会一起组织推介会10余场,并结合“金融知识进村下乡”活动,宣传贷款申请流程,该行创业担保贷款“整贷直发”的形式,无需客户支付贷款利息,利息由银行定期向财政部门申报,极大地减轻了客户的融资成本,为客户提供了便利,获得客户的一致好评。今年以来该行已为就业创业弱势群体发放创业担保贷款近3500万元。

埇桥区农业人口近140万,土地面积225万亩,土地流转面积128万亩,有各种农业新型主体1986家。

尝到政府协同金融支农政策的甜头后,最近,何勇再次来到中国农业银行宿州市埇桥支行,决定再次申请一款叫“劝耕贷”的产品。近日,该产品在宿州市埇桥区开始试点。

“带资入股”模式,金融扶贫给力

虽然经过多年打拼,这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多数却因融资门槛高而发展艰难。过去,埇桥区财政支农的传统做法多是“流量管理”,出台以一次性补贴为主要特征的资金化支农政策。这些政策看上去立竿见影,但多半只关注程序合理,资源配置的综合效应达不到理想状态。作为全省首批农村土地确权颁证试点县区,埇桥区还探索推出土地流转经营权抵押贷款。然而,受制于诸多因素,特别是缺乏担保,这一贷款形式推进缓慢。

据悉,“劝耕贷”是由埇桥区政府、安徽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及相关合作银行三方共同推出的创新产品,旨在解决新型农村经营主体融资难现象。安徽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刘德旺介绍:“‘劝耕贷’产品主要以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服务对象,贷款利率低、贷款手续方便、简化担保流程,执行国家基准利率,在特殊情况下,经政府、银行、担保公司三方同意,可在20%的范围内上下浮动。是政府协同金融支农服务的创新方式。”目前已有44户农户及家庭农场从中国农业银行宿州埇桥支行获得2075万元担保贷款。

为响应政府脱贫攻坚战,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在金融扶贫方面积极探索,特别是今年以来,该行按照县委县政府的指示要求,对金融扶贫工作周密安排,扎实推进,为打赢脱贫攻坚战作出积极努力。据悉,建行以来,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在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的过程中,积极发挥家庭农场大户、合作社的精准扶贫带动效益,以大户带动贫困户就业,支持乡镇扶贫工作,增加就业机会,为扶贫工作添砖添瓦。今年该行引进了“户贷企用”模式,发展新模式下的扶贫小额贷款,丰富了邮储银行霍邱县支行的信贷产品体系。

“‘劝耕贷’通过有能力的担保机构介入,形成政府、担保公司、银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共担、共推、共管、共享的新型支农资金使用机制。农民再也无需自己去找担保人和抵押物。”埇桥区委负责同志说,这种机制构建起“资源联手开发、信贷集合加工、风险共同管理、责任比例分担”的农业信贷担保新型组合,推广低成本、少环节、成批量、可持续的支农信贷产品,是财政资金撬动银行资金进入农业的创新,也是农村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创新。

宿州市埇桥区副区长赵远介绍,在“三农”经济发展中,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但在传统信贷理念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具备银行信贷授信条件,贷款难、贷款贵、贷款手续繁杂,以及缺少担保抵押物等问题,让80%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银行信贷视野之外的“蓝海”地带惨淡经营,打通金融和农业生产通道迫在眉睫。

扶贫小额贷款“户贷企用”模式,即为银行将扶贫贷款资金发放给贫困户,贫困户将资金作为股本入股当地有实力、有意愿的企业,用于支持企业生产经营,企业则根据股权每年给贫困户一定的分红。贫困户贷款无需支付利息,由财政以基准利率贴息,且免抵押、免担保。目前该行已累计发放扶贫小额贷款144笔,金额720万元,支持了22户用款主体的经营发展,发放家庭农场贷款3331万元,河南拆迁补偿标准,带动周围近600余户贫困户就业发展,将信贷支持扶贫工作落到实处。(孙健 张娇)

贷款条件放宽松,服务“三农”更贴心

现在,“劝耕贷”产品的落地,有效解决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题。安徽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叶斌介绍:“‘劝耕贷’通过我们担保机构强有力的介入,淡化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体量较小、流动性较差、稳定性不强、安全性较差等劣势,为成长性较好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弥补短板、增加信用,从而吸引商业银行自助决定为此提供信贷服务,形成财政与金融协同支农效应。”

“银行放款这么快,过去想都不敢想。”埇桥区顺河乡家庭农场主杨风光由衷地说。2016年初,他听说埇桥区在全国率先推出“劝耕贷”,便想借50万元承包1000亩土地种大豆。他原以为,周期怎么说也得一个月以上,谁知银行从上门考察到发放贷款只用了7个工作日。杨风光用这笔资金承包了1000亩土地,当年秋天,这块土地上的大豆单产达到240公斤,每亩效益达千元以上,创造出埇桥区单产大豆最高纪录。他还长期聘用本村16名贫困农民在农场打工,贫困户月收入在1500元以上。

叶斌还介绍说,他们在实施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机构服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时候,遵循的是客户培育先行理念。叶斌说:“我们会提前关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成长历程,让客户培育工作先行,先行提升经营主体理念、提高企业管理水准、优化企业经营环境,帮助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正确的理念、稳健的步伐、健康的形态进入信贷服务群体,提升了信贷安全。”

贷款流程更少、额度更高、放款更快、期限更活、利息更低,“劝耕贷”相比于其他贷款具有最多优势,为发展现代农业注入了金融“活水”。

另外,“劝耕贷”还设计了风险救助、信用升级等多项措施,帮扶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

2016年3月,埇桥区政府、担保公司和农业银行在现代农业核心示范区灰古镇进行“劝耕贷”试点,共同制定了贷款申报条件:家庭农场需依法注册,运行正常;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在镇备案;经营主体负责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年龄原则上为18岁至60岁;信用观念强,资信状况良好,无恶意拖欠流转费用现象;流转土地3年以上,且经营粮食面积200亩以上或设施农业20亩以上等。同时,明确省、市、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示范家庭农场和合作社优先推荐。对于单户贷款额度,确定为起点10万元,最高100万元;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则享受更多优惠,最高贷款额度可达5000万元。“为减少借款人申报办理程序,将受理、调查、申请、面签4张表整合为一张,农户到银行办理贷款,一次就能办理成功。”农业银行埇桥支行负责人说。

在担保引领信贷惠农理念的引领下,“劝耕贷”摒弃同质化传统作业格局,以差异化思维逻辑,在推动农村“蓝海”战略,让更多有好产品、好人品,只是缺少好抵押品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获得增信融资。在政府、担保公司和银行合力做好“抱团“服务机制的前提下, “劝耕贷”产品具有“低成本、易操作、高效率、便农户”四大优势,便于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推广开来。

2016年,灰古镇符合贷款条件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有11户,最高获得贷款600万元,最低15万元,预计这些农业经营主体通过扩大生产,可带动农村就业岗位4200个。“担保公司和银行获得了应有的效益,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激发了潜在活力,农民朋友也得到了真正的实惠,三方形成共赢的局面。”宿州市农业部门工作人员说。

中国农业银行宿州市埇桥支行行长邵兵表示:“目前‘劝耕贷’试点工作已经开始,下一步我们将协同埇桥区政府,以及安徽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合作,加强风险管控,不断升级完善“劝耕贷”产品,实现合作共赢,服务埇桥区‘三农’经济发展。”

审核监管机制全,金融风险有“兜底”

一方面要简化贷款手续,扩大贷款规模,扶持现代农业发展;另一方面,金融安全也必须科学管控。农业生产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多,放宽贷款“门槛”后,如何防控贷款风险?

“劝耕贷”实行政府和金融机构风险共管、风险共担的机制。埇桥区农委建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管理平台,对申请“劝耕贷”的农民,从家庭信息、管理水平、经营效益、社会信誉等进行审核;发放贷款后,还要跟踪贷款使用去向,并定期走访和帮扶,提高借款人的经营管理和偿债能力。同时,注重信用培育,塑造新型职业农民的诚信理念。

埇桥区按照“户申请、村推荐、镇核查、农委复查推荐、担保机构承保、金融机构放贷”的程序,严把关口,全力规避风险,做到调查、公示、审核“三精准”,信息资料、主体身份、贷款用途、经营情况“四真实”,杜绝恶意贷款。同时,该区还把“劝耕贷”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任务列入台账,强化跟踪调度,真正做到应贷尽贷。

夹沟镇辛丰村造林大户武钦水2003年承包了3700亩荒山,带领本村的9户贫困户共同发展荒山绿化事业。由于荒山造林绿化周期长,他遇到了资金周转难题。最近,他申请“劝耕贷”之后,入户调查组对武钦水的创业、诚信等作出详细评估,认定他为潜力客户,很快向他发放了50万元“劝耕贷”低息贷款,帮他渡过难关。

信用变现融资,风险防范良性循环

“传统的信贷理念是‘抵押优先、避险为王’,抵押全覆盖、风险无敞口,而‘劝耕贷’颠覆传统,构建的是‘成长优先、信用为王’的新路径。”安徽省农委财务处副处长姚云飞介绍,“劝耕贷”走差异化发展之路,实施“蓝海战略”,突出聚焦服务、精准服务。首先是对象精准,“劝耕贷”将担保服务对象锁定为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农业适度规模经营主体,对农业适度规模经营主体担保占比不低于90%,高出国家规定标准20个百分点。其次是用途精准,“劝耕贷”聚焦支持粮食生产、畜牧水产养殖、农林优势特色产业、农业社会化服务、农田基础设施等。最后是金额精准,“劝耕贷”户均担保额在49万元左右,实现资源最优配置。

安徽省农业担保集团董事长叶斌介绍,“劝耕贷”要求所有合作银行利率最高上浮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基准利率的20%,担保费执行安徽省支持小微企业和农业贷款标准1.2%,获得“劝耕贷”服务的客户融资综合成本不高于6.42%。这是目前农村信贷市场最低的成本,也是“劝耕贷”深受欢迎的重要原因。

“劝耕贷”构筑了严密的风险防控体系,通过3个层面共同构筑业务流程风控全闭环。第一层是防范原发风险。通过规范的建档立卡、筛选比对,将不符合信贷条件、带有原发风险的项目一律阻挡在信贷担保大门之外。第二层是防范经营风险。对正常的因市场和经营活动波动带来的信用风险,用“资金接续”“经营托管”“资产接管”等方式进行缓释和化解。第三层是防范道德风险。“劝耕贷”设计对贷款银行免责审计、对基层组织问责督查、对借款主体追责公证的“三驾马车”,构成对道德风险的多维检索、立体管控机制。

截至2018年4月底,“劝耕贷”共计发生逾期51户、金额1926万元,逾期率0.48%。其中,通过政银担“抱团”救助,成功化解24户、金额628万元;发生代偿的合计12户、金额329万元,代偿率为0.08%。总体来看,“劝耕贷”质量管理有基础、有力度、有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