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 > 专家在线 > 带动村民发家致富,带动村里500多户发家致富

专家在线

带动村民发家致富,带动村里500多户发家致富

我们吃什么最甜?
吃蜜最甜!
说实话,吃蜜可以甜到心底里,对于养蜂的人来说,吃蜜可以甜到心底里,但是养蜂得到的蜜卖到了钱从而脱贫也是很幸福很甜很甜的。

什么最甜?当然是蜜最甜。比蜜还甜的是什么?是躺在蜜里数钱。

蜂蜜的营养功效是很丰富的,对美容养颜有良好的功效。特别是近几年来对于养生护肤等问题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蜂蜜的市场也在悄然的打开。

“养蜂全靠技术,每年农历四月下旬开始育蜂王,人工育王、人工分群、自然分群都靠新技术完成,现在蜂箱有了自己的保温板、保温膜,可根据天气变化适时调整保护膜。”杨志忠说。

图片 1
蜜蜂采蜜

躺在蜜里数钱那该是有多甜啊!简直难以想象,这个躺在蜜里数钱的人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在宁夏彭阳县孟塬乡小石沟村陈俭银家的窑洞和院子里,分散摆放着200多个蜂箱,走近了便能听到蜜蜂的嗡嗡声。

县上先后邀请甘肃省养蜂研究所、福州农林大学、甘肃农业大学专家教授及天水西联蜂业等龙头企业负责人来岷县开展现场培训,农户蜜蜂养殖技术水平得到提高。眼下,全县组建养蜂企业175个,养蜂农户达9040多户,存栏蜂8.5万箱,蜂蜜年产值达1.54亿元。

漫山的金银花肆意盛开着,花丛里一群群蜜蜂正辛勤地采着蜜,采完蜜,它们朝着统一的方向飞去——和希中蜂养殖专业合作社。

在宁夏彭阳县孟塬乡小石沟村陈俭银家的窑洞和院子里,分散摆放着200多个蜂箱,走近了便能听到蜜蜂的嗡嗡声。

陈俭银是村里的养蜂大户,他将此归功于儿子。“我这个儿子有出息!”陈俭银的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他的儿子陈泽恩,作为一个返乡带动村民脱贫的90后创业者,在当地小有名气。

岷县把培育特色优势产业作为推进精准脱贫工作的核心动力,充分利用海拔高、温差大、四季分明、植被完好等特殊地理环境,和草原、林区以及油菜、中药材等丰富的蜜源植物资源,结合扶贫项目实施,积极引导和组织贫困群众开展中蜂养殖这一不争田、不占地、投资少、见效快、省劳力的“空中农业”,有力地促进贫困群众特别是缺劳力、少门路而蜜源植被丰富的山区贫困群众增收脱贫。

日前,记者在基地看见,四周摆放着90多桶中蜂,不时有蜂群进出,它们的主人正在清扫着基地闲置的蜂桶。

图片 2
陈泽恩在查看蜜蜂

以前,陈俭银采用土法养了七八窝蜂,每年农历8月割一次蜜,平均每年只能收获1.5——2.5公斤蜜,完全不能指望靠它挣钱。“换不了蜂王,也治不了蜂儿的病。而且取蜜就要毁巢,等于杀鸡取卵。”陈俭银说,土法养蜂不科学,扩大不了规模,发展不起来。

贫困户养蜂养成协会秘书长

“说起他,我们这里的人都晓得,他养蜂子确实有一套。”村民口中的他就是酉阳自治县两罾乡三角塘村的中蜂养殖大户吴介和。

陈俭银是村里的养蜂大户,他将此归功于儿子。“我这个儿子有出息!”陈俭银的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他的儿子陈泽恩,作为一个返乡带动村民脱贫的90后创业者,在当地小有名气。

图片 3
蜜蜂养殖

森态源合作社与秦许乡马烨仓大河沟5个村的20户没有能力养殖蜜蜂的贫困户签订了合作社带动发展蜜蜂养殖协议,每户一万元的产业扶贫资金入股,一年保底分红1000元。

家庭垮了 老吴愁了

以前,陈俭银采用土法养了七八窝蜂,每年农历8月割一次蜜,平均每年只能收获1.5~2.5公斤蜜,完全不能指望靠它挣钱。“换不了蜂王,也治不了蜂儿的病。而且取蜜就要毁巢,等于杀鸡取卵。”陈俭银说,土法养蜂不科学,扩大不了规模,发展不起来。

同时,蜂蜜的价格在悄悄上涨。2000年一公斤蜂蜜卖60元,2006年卖120元,2008年涨到160元。这逐渐引起了陈泽恩的重视。

“在农村,年轻人外出打工,老人重体力活干不动,养蜂活轻又能赚钱,协会给予技术指导,帮助生产蜂蜜,然后按市场价收购,解决贫困户的销售问题。”岷县中华蜜蜂养殖协会会长郑乐永说。

吴介和今年53岁,村里人亲切地称他为“老吴”。以前,老吴是村里的建卡贫困户。如今,他不仅通过养蜂自己脱了贫,还要带动村里其他贫困户脱贫增收。

同时,蜂蜜的价格在悄悄上涨。2000年一公斤蜂蜜卖60元,2006年卖120元,2008年涨到160元。这逐渐引起了陈泽恩的重视。

陈泽恩的母亲去世得早,他七八岁起就开始洗衣做饭,比同龄人成熟得更早些。高中时,他便去工地搬砖、去店里做销售,不用花家里一分钱。后来去重庆上大学,学的是美术专业,大一就开起了美术工作室,大三开始创业做园艺公司。

汇丰公司在精准扶贫中,联合伟翔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等20家中蜂养殖合作社,采用“公司+合作社+贫困户”的发展模式,年加工生产蜂蜜10吨、蜂箱1万个,带动贫困户养蜂增收脱贫。

说起养蜂的经历,吴介和的思绪回到了几年前。2009年,吴介和的妻子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家。这对吴介和打击非常大,他失去了精神支柱,整日萎靡不振,无所事事。

陈泽恩的母亲去世得早,他七八岁起就开始洗衣做饭,比同龄人成熟得更早些。高中时,他便去工地搬砖、去店里做销售,不用花家里一分钱。后来去重庆上大学,学的是美术专业,大一就开起了美术工作室,大三开始创业做园艺公司。

也是大三这一年,他得知一个本地同学家里使用科学方法养蜂,一年能挣几十万元。于是,他把父亲接到重庆,学习了3个月养蜂技术。

刘耀青、张怀消加工的蜂箱木板也在院子里晾晒,他们做木工,制作养蜂蜂箱,在蜂箱扶贫车间打工,一天一人150元,干多拿多,一年有两三万元的收入。

“儿子还要上学,生活还要继续,我觉得我要振作起来。”这样颓废的日子持续了一年,为了儿子和这个家,他不得不振作起来。

也是大三这一年,他得知一个本地同学家里使用科学方法养蜂,一年能挣几十万元。于是,他把父亲接到重庆,学习了3个月养蜂技术。

克服水土不服、方言不通等困难,陈俭银最终学会了中华蜂活框养殖技术。这项技术,可以人工育王、随时取蜜且不伤害蜂群,蜂蜜产量大大超过土法养蜂。

“协会先教会一批技术人员,让技术人员再去教农户中悟性高的养蜂农民,养蜂农户学有所成后,再将技术传授给更多的贫困户发展中蜂产业。”郑乐永开心地说。

于是,他开始外出务工,经过一段时间打拼,效果不是很好。2013年,他决定回家搞中蜂养殖,当年就花1万元买了30群中蜂,年底便发展到了50多桶,这让吴介和看到了希望。但是由于管理不当,他的蜂群遭到了马蜂群的侵扰,蜂群差不多被追跑完了,剩下的只有几桶,吴介和一下子愁了。

克服水土不服、方言不通等困难,陈俭银最终学会了中华蜂活框养殖技术。这项技术,可以人工育王、随时取蜜且不伤害蜂群,蜂蜜产量大大超过土法养蜂。

等陈俭银回来时,正好赶上村里移民搬迁,他便把所有移民户的蜂种买下来,养了80箱蜜蜂。2015年,陈俭银成为养蜂大户,一年能产500多公斤蜜,收入达到十几万元。

一个公司拥有20个蜜蜂养殖基地,那么一个合作社又可以带动多少户贫困户发展中蜂产业呢?

腰包鼓了 老吴笑了

等陈俭银回来时,正好赶上村里移民搬迁,他便把所有移民户的蜂种买下来,养了80箱蜜蜂。2015年,陈俭银成为养蜂大户,一年能产500多公斤蜜,收入达到十几万元。

同年,郭耀武任孟塬乡党委书记。这位“学者型干部”在经过多番实地考察后,提出要积极利用孟塬乡生态环境好、退耕面积大的优势,锁定发展优质农业。他同时大力推广发展养蜂业,这可与优质农业互相支撑。

马烨仓村四社贫困户剡玉珍年龄大,去年儿子腿部受伤无法劳动,家里全靠他妻子一个人支撑,马致远得悉她家情况后,将她家纳入蜜蜂帮扶贫困户。“好得很,上个月刚把合同签了,一年给1000元。”剡玉珍万分感激地说。

这次变故并没有让吴介和失去信心,他还是继续发展养蜂事业,在不断摸索中总结经验,同时积极参加市、县组织的中蜂养殖技术培训班学习,渐渐地恢复到了以前的规模。

同年,郭耀武任孟塬乡党委书记。这位“学者型干部”在经过多番实地考察后,提出要积极利用孟塬乡生态环境好、退耕面积大的优势,锁定发展优质农业。他同时大力推广发展养蜂业,这可与优质农业互相支撑。

“现代人越来越关注农产品的农药残留问题,我们的种植业限制农药使用,而限制农药最好的办法就是养蜂。”郭耀武说,蜜蜂是农药残留的检测员,如果提倡家家户户养蜂,村民自然就不会使用农药了。为了倡导村民养蜂,孟塬乡给一般户每箱蜂补贴300元,最多补贴1500元。对于贫困户,则每箱蜂补贴600元。

2019年,岷县计划养蜂达到25万箱左右,建成养蜂示范基地42个,先后在财政扶贫专项资金和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中安排3580万元,以物化补助的形式,按每箱蜂补助1000元的标准,鼓励和支持贫困户发展中蜂养殖,新增带动贫困户6501户,累计带动贫困户12201户。蜂产业已经成为农民稳定增收的新兴产业、绿色产业和贫困户脱贫致富的甜蜜事业。

由于有了技术基础和经验支撑,吴介和的蜂群迅速发展起来了,去年发展到了150多桶,收获蜂蜜1100多斤,加上卖蜂收入的1万多元,共收入13万元左右,当年便脱贫。

“现代人越来越关注农产品的农药残留问题,我们的种植业限制农药使用,而限制农药最好的办法就是养蜂。”郭耀武说,蜜蜂是农药残留的检测员,如果提倡家家户户养蜂,村民自然就不会使用农药了。为了倡导村民养蜂,孟塬乡给一般户每箱蜂补贴300元,最多补贴1500元。对于贫困户,则每箱蜂补贴600元。

2015年底,大学刚毕业的陈泽恩在和郭耀武深入讨论之后,决定带着他创业所得的20多万元存款,回到家乡发展养蜂业。

在汇丰公司办公室,记者看到汇丰蜂业黄芪蜂蜜生产基地一览表,6个乡镇20个蜜蜂养殖场和蜜蜂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养殖规模标得清清楚楚,最少的合作社拥有蜂群40群,最多的岷县绿蜂源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拥有蜂群100群,20个基地养蜂达1228群。

“现在儿子也有工作,我也没什么压力了,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把生活过得更好。”看着四周摆放的蜂桶,老吴喜笑颜开,准备今年发展200桶。

2015年底,大学刚毕业的陈泽恩在和郭耀武深入讨论之后,决定带着他创业所得的20多万元存款,回到家乡发展养蜂业。

“养蜂是空中农业,投资小见效快。”陈泽恩说。2016年,他养了300多箱蜂,取了2吨蜜,收入50多万元。同时,他创办了“彭阳县山旮旯中蜂养殖合作社”,注册了“梦原香”土蜂蜜品牌商标。

2017年,蒋关民依靠养蜂脱贫,如今他已是岷县中华蜜蜂养殖协会秘书长。自己脱贫后,蒋关民帮助6户贫困户发展养蜂产业,每户5箱蜂,让贫困户有了稳定的收入。他成立服务队免费为全县贫困户服务,传授新法养殖技术和人工育蜂技术。

乡邻来了 老吴乐了

“养蜂是空中农业,投资小见效快。”陈泽恩说。2016年,他养了300多箱蜂,取了2吨蜜,收入50多万元。同时,他创办了“彭阳县山旮旯中蜂养殖合作社”,注册了“梦原香”土蜂蜜品牌商标。

他还牵头成立了“孟塬乡中蜂养殖协会”,给乡亲们定期举办养蜂技术培训班,讲授养蜂技术。今年,孟塬乡全乡4000多户人中,养蜂的有500多户,其中200多户都是贫困户。现在,每天都有好几位村民找他们父子请教养蜂技术。

郑乐永在与蒋关民的交谈中,得知他是一名共产党员,有文化,头脑灵活,悟性高,可以培养成养蜂带头人。在协会的帮助下,蒋关民有了自己的10箱蜜蜂,从十箱繁育到百箱,蜜蜂养殖场越做越大。看到一箱箱小蜜蜂飞来飞去繁忙的景象,蒋关民心里乐滋滋的。

除了自己大力发展养蜂以外,吴介和还在今年成立了合作社,让更多有养蜂打算的农户加入进来。“特别是针对贫困户,他们加入进来,我给他们低价提供种蜂,免费提供技术支持,我自己脱贫了,也想办法拉他们一把。”吴介和说。

他还牵头成立了“孟塬乡中蜂养殖协会”,给乡亲们定期举办养蜂技术培训班,讲授养蜂技术。今年,孟塬乡全乡4000多户人中,养蜂的有500多户,其中200多户都是贫困户。现在,每天都有好几位村民找他们父子请教养蜂技术。

陈泽恩还为双树村122户贫困户投放中蜂蜂种664箱,提供养蜂用具124套,仅养蜂一项就可为这些贫困户带来人均2000元的纯收入。

岷县植物品种繁多,豆科牧草丰富,草原野花贯穿春夏秋,辖区有390万亩草原、92万亩林地、60万亩中药材,为蜜蜂养殖提供了优质丰富的蜜源。

“现在人老了,做其他事情也不得行了,我加入他这个合作社,一是给我指导技术,二是大家还可以相互交流养蜂心得,同时还增加我的收入。”61岁的吴西平是该村6组的贫困户,他今年加入了吴介和的合作社,现在已经有了6桶中蜂,准备在夏季的时候发展到20桶。

陈泽恩还为双树村122户贫困户投放中蜂蜂种664箱,提供养蜂用具124套,仅养蜂一项就可为这些贫困户带来人均2000元的纯收入。

接下来,陈泽恩打算继续扩大规模,打造蜂蜜深加工流水线,以“实体店+互联网”的形式进行销售。“我们也是边学边创新。”他说。

保护蜂源就是保护产业,蜂源的好坏直接影响着岷县蜂蜜的品牌。

“今年天气好的话,大概有个3至4万块收入,脱贫是没得问题。”对于中蜂养殖,吴西平也是信心满满。

接下来,陈泽恩打算继续扩大规模,打造蜂蜜深加工流水线,以“实体店+互联网”的形式进行销售。“我们也是边学边创新。”他说。就这样慢慢的发展下去,一直躺在蜜里数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你们觉得呢?

4月底,记者慕名来到岷县,实地探访了小蜜蜂是怎样酿出亿元大产业的。

据吴介和介绍,像吴西平这样加入合作社的贫困户共有8户,目前这8户有蜜蜂40多桶,到夏天都可以发展成规模,到时候收入也可观。

“做梦也梦不到,今天我会成为协会的秘书长。这一切都是协会帮助的,协会教我技术发展养蜂,使我走上了依靠蜂产业脱贫之路。”岷县清水乡清水村贫困户蒋关民十分感激地说。

吴介和告诉记者,现在他的蜂蜜已经销往重庆、贵州、武汉、上海等地,互联网也有销售渠道,线上线下结合,老百姓加入他的合作社后,不用担心销路问题。

“在黄芪耕种方面提倡倒茬,多施用有机肥,少使用化肥,农药使用严格登记管理,从蜂源上保护蜜蜂采蜜不受农药污染。”岷县县委副书记李开银说。

靠山吃山,靠川吃川。岷县依托当地丰富的林业资源、草原资源、药材资源,精准施策,让勤劳的小蜜蜂酿出了家喻户晓的“中国黄芪蜜之乡”。岷县蜂蜜通过地理标志认证,蜂产业成为岷县“产业扶贫三件宝”之一。

为了加大蜂地保护,岷县对全县蜂产业进行保护性开发,将18个乡镇的300个行政村划定为蜂保护区域,一方面加强中蜂保护区管理,另一方面实行意蜂等品种蜂进入岷县中蜂重点分布区放养备案制度,确保蜜蜂养殖产业健康发展。

“针对贫困户养蜂实际情况,县上采取代养、带动分红、自养等多种模式,实现贫困户‘户均10箱蜂、增收一万元、带贫全覆盖’的目标任务,持续增加养蜂农户经济收入。”岷县畜牧兽医局蜂业办主任梅绚说。

岷县县委、县政府把蜂产业作为“产业扶贫三件宝”来抓,在扶贫中因地制宜,一村一策,精准扶贫,通过采取“定期组织培训、专家蹲点指导、建立示范基地、全县逐步推广”的方式,建立新法养殖示范点,培养村级中蜂新法养殖技术能手,以点带面,逐步推广。

过去,蒋关民与其他贫困户一样想脱贫,但因土地少,有劲无处施展,望着大山总是长叹命苦。

近年来,岷县把蜂产业作为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产业扶贫的重要途径和区域增收的特色产业之一来抓,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挖掘扶贫优势资源,全面推广科学养蜂技术,蜂产业得到了蓬勃发展,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规模。

记者驱车来到汇丰公司养蜂基地之一的岷县森态源土蜂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这里两面环山、树木葱绿,400多箱蜂在一处山脚下摆放地整齐划一,一面是繁育区,一面育王区,针对不同的蜜蜂采取不同的养殖方法。

保护蜂源就是保护产业品牌

森态源合作社理事长马致远告诉记者,合作社是三个养蜂人入股创办的,其中杨志忠原来是贫困户,经他指导发展养蜂,现已脱贫,成为合作社技术骨干。

在岷县汇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周绪娥正在扶贫车间打工,她笑嘻嘻地说:“一天100元,有农活时在自己的田间干,没农活时来扶贫车间干。我是去年8月份来的,现在已经挣了上万元。”